详细内容:

第10周升旗仪式(国旗下讲话): 做一个快乐的读书人

196 班    丁煜辰

 林语堂先生说过:“一篇好的演讲,应该和女孩的裙子一样。”这当然是玩笑话,但是我今天做的这篇演讲确实如此,它仅代表我个人的一些想法,话不必多说,言多必失,懂的人便让他懂,不懂的人便让他不懂,说到底,人群是一种幻觉,它并不存在,我只是在与你个别交谈。 我并不算个正宗的读书人,我一开始读这些书的时候也并不快乐,我当初不过是为了寻找一个答案,为此我困惑许久,然而我遍寻不得,而读书不过是众多方法途径中的一种,它并不是一件功利性的事情,世间许多事从来都如此,当我们执着追寻它的意义的时候,就已经失去了它所能带给我们的最珍贵的东西。 那时候我读《尧山堂外纪》,说苏子美好酒,好《汉书》,有时他寄宿在舅公杜祁公家里,他舅公听说他这个外甥每次读书必当醉饮,于是他觉得好奇,就去窥看,苏子美那时候手持一卷《汉书》,正读到张良和无名客在博浪沙椎击始皇帝而不中,苏子美拍掌:“惜乎!击之不中。”喝一大钟。再读到张良说:“始臣起下邳,与上会于留,此天以授陛下。”苏公便拍着案子说:“君臣相遇,其难如此。”再喝一大钟。舅父笑,说此物下酒,一斗诚不足多。

这是史书之美,无论奸雄还是狂士,在这部举世无双的小说里,每个人都尽其诚意,令人仿佛端坐在大潮中,读书,可以无由的让人有股醺醺然的醉意,可以读到嘿然不语,可以读到抚膺长叹。 

知乎上有人问,十六、十七岁读这些是不是太早了,但我要说,好书什么时候读都不晚,或许你还不懂普鲁斯特,也不知道萨特的存在主义为何物,但不管你是十六岁还是六十岁读起,我依然相信有的人生来就是杜拉斯或者王尔德。他们讲述的从来不是什么经世致用的道理,而是对生存、美、哲学以及死亡的思考和记录。少年未被世事沾污的灵气和赤子之心,可能会更加接近于这份原初的状态。不同的是经过时间阅历的浸润,可能会对你所感受到的事物拥有更精准的表达和更切身的意识。也许你能找到更加精炼的词汇表达你的感受。也许有一天你念起十年前的某句话豁然开朗。也许你在寂寥的人生中,因为几行铅字获得了终生的慰藉。也许你觉得这一切,不如不说。 

同样以林语堂先生的一句话结尾: 读书使人得到一种优雅和风味,这就是读书的整个目的,读书并不是要改进心智,若是如此,一切读书的乐趣便丧失净尽了。